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诗歌 > 散文 >

草木有情

2013-10-11 18:59 来源:未知  作者:晨读作文网 已有 人关注

  秋风凉了,草儿黄了。

  驾着坝上的寒风,一场初霜冻猝不及防的来了,霜扫过,但凡绿色植物的叶子都耷拉发黑了。毕竟还没到冷的季节,中午的阳光还是暖洋洋的。还阳过来的绿叶还在滋生,蔓条缠绕在玉米杆上的几朵紫色喇叭花还在开放,僵硬与新生的叶子并存,干黄的玉米杆与娇柔的喇叭花朵相伴。

  此情此景令人想起“人生一世草木一秋”,联想到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”这句话。‘一秋’和‘一世,’这是‘草’与‘人’生存时间的区别称谓。对草而言,一秋既一世,对人而言,一世有长短。人们把草木的一生界定在一秋内,这只是泛指草木的发芽、长叶和落叶、枯黄。

  然而,就在这一秋内,草木展现了一生,诠释了生死之间的环节,事实告诉人们,草木亦有情,它是生长在天地间不可或缺的精灵。

  当春风料峭乍暖还寒的时候,天空时不时还会飘落零星的雪花,可赤裸的原野已经泛出一丝绿意的朦胧。远看有近看无。挨近时发现,一撮撮枯黄的羊胡子草从草心儿里努出那么一丁点儿嫩芽,草芽白嫩的令人心颤,只是在草尖上挂着可以忽略不计的绿意。扒开枯草看见,有的草芽蜷缩着,有得倔强挺立着,大地母亲体温的呼唤,出生的渴望,转化成不可思议的力量,干硬的土地被它们顶出了细细的龟裂,它们出生了。

  这就是草,这就是没有借助一丝外力全凭本能顺产的草。生命就这样开始起航。

  天气渐暖。远山青了,柳丝柔了,绿了、飘絮了,杨树挂满了毛毛,榆钱开花了,蛰伏了一冬的树木苏醒了,没有什么比新生更值得庆祝了。树木开始长叶、茂盛、吐蕾;桃花粉了,杏花白了,在张扬生命色彩的同时也在树心画上了自己的年轮。小草在地上伴着这些芳邻,有些羡慕,但更多的是坦然。果木开花是年轮的推动,俗话说,“桃三杏四梨五年”。开花,是它们青春的昭示,结果,是它们爱恋的标志,它们已经先期尝试生命的意义了,小草默默地想着,只是绿意更浓。

  整个夏天都是成长的季节。草木接受着阳光雨露的滋润,杆茎粗壮了,叶子肥厚了,蓬勃茂盛了,嬗变出从‘童年’到‘青少年’的华丽转身。在这期间,小草的体内开始躁动青春的气息,虽然摇曳的花穗、嫩嫩的荚角、青青的籽粒、艳丽的花朵形态各异,但扬花吐穗是草本植物的专用语。没有动物类交媾的明示,没有你追我赶的热烈,就在一株小草树木自身的穗、荚、角、花之中,雄蕊、雌蕊、雄花、雌花,相拥着播撒了爱情的结晶。它们还借助自然的风力,抛出视觉味觉的魅力吸引昆虫做义工,孕育着传宗接代。

  秋天是成熟的季节,大地金黄,草木同样。科学证明,人为种植的庄稼果树源于野生,虽然经过时间的考量和筛选,但骨子里的基因还是野生的。狗尾草与谷穗打着招呼,野酸枣和大枣相互对视……只是多情的树叶还在留恋,绿叶少了、黄叶多了、黄绿相间了、黄绿红相伴了。草儿倒是抓紧时间蹦着籽粒、飘着飞絮、急赤白脸地开着最后的一朵小花。惊异得发现,已经打籽儿落地的辣辣根、臭毛蒿、车前草,打碗花又都重新发了芽,一片片新绿藏在树荫下,在萧瑟的秋风中演绎着奋力的再生。

  记得春天,在山坡上看见一株山杏苗破土而出。它的根部还包裹着一粒腐朽的杏核,由此联想到枣核、果核,想到了树根裸露后发芽长叶演变成树的现实,一旦时机成熟,变腐朽为神奇的事情就会发生。至于人们对草木的种植、扦插、嫁接,属另当别论了。

  这就是草木,还能被人们称之为无情的草木吗?一秋的界定,注定就这么一个时段,如果说人类六十花甲子一大轮回,那么草木已经轮回了六十次。多么亢奋顽强的生命力,多么悬殊的比对。古往今来,人们还是乐意把草木视为最底层。一个俯视、仰视的角度决定了称谓的不同,草寇、草莽、草菅人命;草民,则是百姓对自己的蔑称,即使到了现阶段还戏称是草根,看来历史的惯性太大了。草民怎样,草根如何,在天地之间,一样在走着辉煌的生命之歌。

  草木是绿色植物的总称。大到莽莽丛林浩瀚草原,小至单株树木一根小草,它们在地球上繁衍生存的时间比人类更长。人类从草木中索取,去伪存真用其精华,移花载木美化环境。我们吃的菜蔬哪个不是草木演变而来,历代诗词歌赋中的‘岁寒三友’‘梅竹兰菊’哪个不是草木,只不过是人们按自己的好恶粉饰罢了。一个登上了大雅之堂,一个属于杂草受到了清除。倒是唐诗大家白居易著名的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道出了野草轮回的真谛。

  草木是有生命的,知情懂爱,繁衍生息,轮回再生。

  致敬,草木!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请自觉遵守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自律言行。
评价:
表情:
快速注册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